彩神app官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产业观察

上市书企旗下出版机构业绩大盘点,赚钱能力哪家强?

编者按:去年一年,各家出版机构都交出了怎样的答卷?前几日,商务君对出版业上市公司的主要财务指标进行了简要分析。今日,将着重对上市书企旗下出版机构业绩进行盘点。在提倡提质增效的当下,做出版还挣不挣钱?

今年年报季,20余家出版业上市公司发布了年报,其中多家出版业上市公司公布了旗下出版机构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等数据。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披露旗下出版机构业绩的是上市书企比上一年度更多。那么,各家出版机构的业绩存在怎样的变化?

营收变动不大,教材教辅销售稳定

2019年,出版业发展稳中有升。虽然存在数字阅读、书号调控等因素影响,但总体上看,出版业提质增效成果明显。2019年,新华文轩、新经典、中国出版、南方传媒等多家上市书企披露了旗下出版机构业绩,且多数营业收入基本有所上涨。

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营业收入迈进10亿大关的仍然为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简称“苏教社”)、大象出版社(简称“大象社”)和商务印书馆这三家出版机构,与2018年相比无新增出版机构。其中,苏教社以13.78亿元的营业收入位列第一。大象社为12.17亿元,商务印书馆为10.90亿元。

image.png

出版业上市公司旗下出版机构营业收入及同比变化(单位:亿元)

从上表中不难发现,多数教育社的营业收入排名靠前,其中,广东教育出版社(简称“粤教社”)营收优势明显,达5.28亿元。这是由于近年来,南方传媒面对教材三科统编压力,不断提高粤版教材产品质量,并提供有针对性的个性化教材服务,使得粤版教材的市场份额不断提升。

除了教育社之外,少儿社的营收也有着不俗的表现,其中,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安少社”)、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苏少社”)和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川少社”)三家少儿社的营业收入较2018年均有所提升。

据2019年报披露,安少社深化“出版+教育”融合,形成覆盖全学段、全科目、全媒体的数字教育产品体系,玩具书、有声书、直播课等产品渐成规模。苏少社具有原创儿童文学出版的渊源和传统,拥有曹文轩、黄蓓佳、金波、梅子涵等一流儿童文学作家作品的版权资源。苏少社实行名家、名作的编辑责任制,不仅形成了鲜明的苏少社原创出版特色的文学个性和装帧风格,也锻炼了一支致力于开发原创精品的团队。

而川少社得益于畅销书的贡献,因其米小圈系列图书累计销量超过8000万册。“漫话国宝”系列从2019年1月上市,累积销量超过35万册,销售码洋过千万。

值得一提的是,新经典旗下的北京爱心树文化有限公司(简称“爱心树”)以营业收入2.19亿元上榜。2019年,爱心树在天猫旗舰店开设官方旗舰店,对销售渠道形成有益补充。

在增长幅度方面,教育社营业收入的增幅不大,为5%-9%;少儿社增长情况参差不齐,其中川少社营收同比增长达26%。

与上一年度营业收入相比,增幅最大的为中国出版旗下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简称“大百科社”),其2019年营业收入为5.44亿元,远高于2018年的2.35亿元,同比增长近131.55%。据年报显示,营业收入上涨的原因是该社新增了馆配业务。

同属于中国出版旗下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简称“人文社”)在2019年营业收入也实现了较大幅度增长,达23.91%。这与人文社出版的优质出版物不无关系。2019 年,人文社出版的《牵风记》《应物兄》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人文社也在诸多新领域中不断探索,2019年,人文社成立文创部,随后推出了文创品牌“人文之宝”并开通了有赞商城,其推出的中秋诗月主题月饼、海明威诞辰120周年的纪念文创礼盒以及新年礼盒《人文年礼》广受好评,在文创界一举走红。

7家社净利润破亿,净利润小幅上涨

2019年年报显示,共有十余家上市书企披露了旗下出版社的净利润等数据,其中包括中原传媒、时代出版、凤凰传媒等出版业上市公司。2019年,净利润突破1亿元的出版社共有7家,分别为川教社、商务印书馆、大象社、青岛社、人文社、苏教社和人民音乐出版社,与营业收入呈现出一定正相关。

从数据上来看,2019年大部分出版社的净利润都比2018年有小幅提升。

image.png

出版业上市公司旗下出版社净利润及净利率(单位:亿元)

在披露净利润的出版机构中,川教社以净利润3.66亿元排在首位,高于2018年的2.76亿元,而且净利率高达46.78%。这是由于川教社的教育类出版产品销售结构变化,及其在成本控制取得一定成效所致。2019年,川教社积极稳妥推进媒体融合发展,《小学生必背古诗文129篇》《小学生必背古诗词75+80首》等图书的音频版在喜马拉雅FM上线;开发的“小学英语智慧教育平台(川教英语 APP)”用户数过百万,被第四届“教育·出版·互联”高峰论坛评为“K12出版融合品质创新项目”。

与2018年相比,中南博集天卷文化有限公司的净利润掉出了1亿元的行列,取而代之的是苏教社。2018年,苏教社净利润仅为0.14亿元,而2019年净利润达1.11亿元。这与凤凰传媒旗下教育产品优势突出不无关系。据年报显示,凤凰版课标教材总数达23种,品种数量和市场占有率居全国第2位。在义教三科教材统编统用的情况下,凤凰版教育产品仍然覆盖全国28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超过4000万学生使用。

专业少儿社的营业收入虽然具有优势,但净利润却都不足1亿元。这与近年来少儿图书市场竞争激烈有关,市场被非专业少儿社瓜分;同时连年不断的“价格战”导致少儿图书的利润越来越薄。

除了少儿社之外,专业社的利润情况也不容乐观。小部分专业社净利润走低,甚至为负。

从净利率上看也不难发现,教育社和和一些老牌出版社更高,其中川教社以46.78%再登榜首。川少社、大象社和安徽教育出版社等紧随其后,净利率均在20%以上。值得一提的是,人民音乐出版社净利润高达33.43%,远高于其他专业社。这得益于该出版社在音乐图书出版领域的不可替代性。

除此之外,像商务印书馆、人文社和江苏译林出版社的净利率也都在15%以上,超过平均水平,这与出版社多年来积累的品牌影响力和读者口碑不无关系。青岛出版社作为一家城市出版社,在营收、净利润和净利率三个维度上,都有着不俗的表现。这得益于其不断提升版权运营水平,在一般图书、教育图书的策划、营销、发行等领域形成了较强的市场开拓力。其母公司城市传媒主营业务板块收入和利润一直保持增长,市场化产品占总营业收入的三分之二以上。

总体上看,2019年出版机构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与2018年比均有小幅上涨。而出版机构接下来要做的,是努力提高出版效率,在迎来新的挑战的同时也应努力抓住更多的发展机遇。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